http://www.gpydt.cn

您的位置:股票易点通 > 股票知识 > 炒股技巧 > 正文

【股票入门】股市心理学51:我们无法得到所有

股市心理学51:我们无法得到所有

围绕在我们身边,并一贯以躁动不安和贪得无厌著称的文化氛围,总是不断地追 求无所不知的境界,以至于关于每一个问题,我们都积累了如此众多的资料和数据, 似乎从这些杂乱无章的资料和数据当中,我们就能够找到现成的解决方案。然而,人 们显然不可能无所不知。就好像一位爱斯基摩人,他们了解了“足够”多的关于小船 马达的知识,并因此足以修理和维护他们的小船一样,我们也似乎可以做到仅仅掌握 足够多的东西(也就是所谓的充分而必要的信息> 来进行股票或期货的交易,而且能 够免于陷入“无休止”的数据和资料的陷阱中。

人们不加区别地收集各种信息和数据的动力,而根本不考虑这些数据是否有 用、是否与所需解决的问题相关、是否合理、是否纯属胡编乱造,往往起源于这 样一种思想:只要拥有足够的信息,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。当然,这一观点的 正确性毋庸置疑。我们的确需要充分的信息,但是我们也仅仅需要足够的信息即 可。否则,真理便将不可避免地埋没在“信息泛滥”的灾难中。

有时,我们需要做的,其实只是拨开飘浮在问题之上的一层薄云而已,如果 该问题并不是处于乌云压顶的深渊。各种各样的统计数据并不一定能够解决所有 的问题,我们还需要对它们进行归纳和整理,并从中得出合理的、理智的抽象概 念和观点。

许多人认为,如果自己掌握了关于某个问题的所有资料,那么,问题的所有 答案也将自然显现出来。而实际的情况是,我们不可能知道某一问题的所有方面, 以及所有与之相关的细枝末节。我们的教育告诉我们的孩子,数学是一门绝对精确的科学——这实在是件糟糕的事情。正整数的概念被强行地、反复地灌输到孩 子们的头脑中,直至2加2等干4这一计算原则似乎已成为一切真理的默认基础。

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们的孩子,告诉他们,他们所处理的正整数的运算其实 只是数字世界里某种特定的情形,而数字本身也不过只是一些抽象的概念,它们 只有在人们所确定的某种游戏规则下,才有意义。孩子们还学到这样的“知识”, 即数学运算总能够得出一个完美的结果。这一“认识”还得到了进一步的“推导”, 于是,孩子们从小就“掌握” 了这样的观点,即只要你足够努力,你便能够得到 任何问题的答案。

如果我们告诉那些在传统教育模式下成长起来的孩子,即便是在完成中学的课 程之后,他们也有可能不能够通过计算解出许多算术问题,甚至是绝大多数算术问 题的完美答案,而对于其他领域的问题,他们则更是无法了解一切,我们的孩子必 将受到极大的震撼。或许,这也正是孩子们厌倦数学或是对数学产生挫折感的原因 吧!不仅如此,这或许也正是为什么只有很少的成年人能够接受更广阔的思维模式, 以及近似的观点、部分解决问题的答案的原因吧!于是,许多人终其一生,始终都 在按照2加2绝对精确地等于4的原则来追寻解决问题的答案。

生活当中,许许多多的“小事情”并没有精确的答案。例如,我们不可能用 整数来精确地表示出一个矩形的对角线的长度;也不可能用分数表示出这一数值。 能够表达出这一数值的最简单的方式便是:函数的二次方根。圆的周长与其直径 的比例甚至至今也没有完全得出U的值),人们至今仍然不知道它的最后一位小 数止于何处,你不可能知道所有这一切。另外,自然对数的底数“e”,也同样没 有尽头,你同样不可能知道关于它的所有一切。

当我们观察一棵树,或一只猫,或是我们的某位邻居的时候,我们必须意识 到,只要我们希望了解的事实超越了 “2加2”这一层次,我们便永远不可能得到 一个完美的答案。除非我们能够理智地看待问题,否则,“2加2绝对等于4”的观 点必将演绎成为另一个“不是/就是”的二元论实例。因为,对于某个问题,如果 我们只有两个可选择的答案,而且如果我们并不知道所有与该问题有关的一切, 那么,我们势必陷入无知的境地。于是,我们也必将不能够得出任何有助于我们 对付环境的现实措施。

当然,现实生活的真实情况并非如此,它存在着大量折中的情形。我们不仅 能够成功地处理那些我们并不完全掌握的事情,我们甚至还能够十分成功地把握 那些我们知之甚少的东西——只要我们所知道的那些一星半点儿的信息正中要害 并得到正确的运用。很多人都认为,爱斯基摩人对于器械的修理和维护非常在行, 堪称机械专家,证据是,他们能够娴熟地修理捕鱼船上的柴油机或汽油机。显然, 不可能所有的爱斯基摩人都接受过工程人员的专业培训,都熟悉发动机的构造和 机理,都精通与之相关的化学、物理,甚至数学方面的原理。爱斯基摩人可能只 知道其中的一点点门道,不过这一点点门道却恰到好处,它们已成为爱斯基摩人 修理和维护捕鱼船上的、机械的、充分而必要的信息和知识。

某些情况下,我们希望能够尽董多地了解关千某个公司的大量细节信息,例 如,公司的组织结构、生产情况、管理运作、财务状况,以及未来的发展前景等。 但是,无论我们掌握了多少信息,我们都不可否认,没有人能够掌握这所有的一 切。事实上,我们在股票市场上完成成功操作的前提,也并不#掌握某家公司的 所有相关信息。我认识许多成功的股票投资者,发现他们所掌握的基本知识其实 十分有限。同样,我所认识的许多期货投资者,确切地讲,他们也不见得会认识 自己所交易的粮食究竟长什么模样,但是你不能因此认为他们一无所知,事实上, 他们只是不想知道所有的一切而已。他们发明了一系列的技术方法,完全能够满 足自己的交易需求。利用他们所拥有的有限知识,并把这些有限的知识应用到合 适的用途,之后,他们便获得了极大的成功。

因此,在我们放弃了追求绝对的成功和绝对的幸福,以及永不失败的“信念” 之后,我们的下一步,便是放弃那种对人、对事无所不知的“追求”。稍后,我们 还会进一步发现,我们还将必须放弃那种对环境的绝对确定性的要求。要做到这 些,我们必须放弃许多伴随我们一生的教育历程的东西,许多我们一直认为至髙 无上的东西。的确如此。我们所接受的教育把这些“绝对真理”抬到了过髙的位 置。除非我们能够明白理想并不等于客观现实,除非我们愿意、并能够把我们的 理想降低到现实的范围,否则,我们将永远不可能取得巨大的成就,或获得真正 的幸福,或做出英明的决策,因为所有这一切,都与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理解息息 相关。

让我们换种说法来阐述上面的观点:当那些代表我们理想和渴望的抽象地图 与我们的现实能力差距过大的时候,我们必将感受到失败、压抑、泄气,甚至可 耻等挫折感。涂尔干(Durkheim), —位伟大的法国实证主义社会学家,曾经详细 地阐述过这一问题。在涂尔干关于自杀心理的经典研究中,它们被称为“情感的 无穷性' 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便是,或者提高我们的个人能力水平.或者降低我 们对质置或理想的定义,或者二者兼而有之。只有将我们的希望和理想,与我们 眼前的现实结合起来,我们才能够切实地感受到真正意义上的满意和安全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