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gpydt.cn

您的位置:股票易点通 > 股票知识 > 炒股技巧 > 正文

【股票投资】海龟交易特训班2.1:在美中期货交易所

海龟交易特训班2.1:在美中期货交易所

      在美中期货交易所(前身为芝加哥公开交易所,Chicago Open Board) 中拥有了自己的席位之后,丹尼斯马上就开始忙碌起来。最初的时候他 并不是十分确定自己究竟在做什么,但是很快他就学会了如何像一名赌 场主那样思考问题:

       当我刚刚开始交易的时候,我的感觉就是“完全不知道该 怎么办”。在连续四年的时间里,我仅仅是利用价格优势进行交 易。如果有某个人为我提供了 25美分的优势来购买一份燕麦合 约,我也会认为那个人同我一样一窍不通。我知道的仅仅是我 得到了 25美分的价格优势,在那一天的交易结束时,我得到的 所有价格优势就差不多等于我的利润。显然,在个别情况下这 种现象不一定会发生,但是从长期来看,我一定能够遇到理想 的价格优势。我要尽力使自己成为赌桌上的庄家。这并不是什 么新奇的理论。其他交易所里所有的人一直都在这么做。但是 对于美中期货交易所来说,这种做法还算是一种革新,因为没 有人会相信你能够在庞大的交易量和潜在的风险之间维持平衡。我就是从这一点开始着手的。

       在美中期货交易所的历史上,丹尼斯在最短的时间内从一个一窍不 通的新手成长为一名标准的交易员,但谁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在这个领域 中成长起来的。丹尼斯非常清楚地知道交易员普遍都具有一种自我毁灭 的倾向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把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与自我的 战争之中:“我认为对于交易员来说,更重要的是理解弗洛伊德所定义 的‘死亡欲望’(即人有自毁的倾向),而不是去关心米尔顿•弗里德 曼(Milton Friedman)对赤字支出的看法。”来到如今的华尔街,在与 各大银行中那些年收人髙达50万美元的热门交易员合作一段时间之后, 你会发现只有经常谈论弗洛伊德的少数几个人才最有可能成为百万 富翁。

       然而,真正的交易比丹尼斯所说的要困难得多。最初价格的上下波 动令丹尼斯损失惨重,但是他却欣然接受了那几个月的沉痛教训,并从 中汲取到了宝贵的经验。“你必须要经受住失败的过程对你的精神带来的 打击,”丹尼斯说,“曾经有一天,我犯下了如今的人们经常犯的一些错 误。我承担了太大的风险。那时的我惊慌失措,每当价格走势出现转折 时,我都只能在最低点卖出。那天的交易正式开始之前,我好不容易才 积攒了大约4 000美元的本钱,但是交易开始之后不到两个小时,我就赔 进去了 1 〇〇〇美元。后来我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来思考自己因一时冲动犯 下的过错,这也让我在交易情绪的控制这一方面积累了经验,现在想来, 那真是我最珍贵的一次经历。”

       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,也就是1972年到1973年之间,另外两位交易员 汤姆•威利斯(Tom Willis)和罗伯特•莫斯(Robert Moss)与丹尼斯相 识。后来这两位交易员与作为领导人的丹尼斯一起共事了很多年,彼此 成为了非常亲密的朋友和商业上的合作伙伴。丹尼斯和他的这两位好友 从来不会身着光鲜的阿玛尼西装。他们只是随意地套上一件旧夹克,留 着络腮胡,头发凌乱,看起来就像是卖二手车的商人。但是正是这些不 起眼的外表掩盖了他们聪明的头脑和缜密的思维,在每个交易日里,他 们的表现都会让其他交易员望尘莫及。

和丹尼斯一样,威利斯也是在一个普通的工人阶级家庭中长大的。 他的父亲原来做过送奶工人,后来又帮人送面包,工作非常辛苦。在威 利斯21岁的时候,父亲用积攒下的1 000美元为他在美中期货交易所里买到了一个交易席位。当威利斯在《芝加哥论坛报》上看到一篇题 为“一名无私的玉米期货交易商的杰出成就”的报道时,他还是第一 次听说美中期货交易所,而那篇报道的主人公就是刚刚22岁半的丹 尼斯。

      与丹尼斯认识之后,威利斯马上就看出了他的好友与众不同的世界 观。丹尼斯会毫不畏惧地宣称他把自己的选票投给了尤金•麦卡锡(Eu­gene McCarthy) ①,而且他也不认为仅仅因为自己的观点有些激进,他就 应该去从事其他的行业,比如开出租车。数年之后,丹尼斯甚至更加直 截了当地指出:“市场是人们谋生的一个合法且合乎道德的手段,成为交 易员并不一定要求你也成为一个保守主义者。”

      不过,丹尼斯的政治立场并不是最先引起威利斯注意的一个方面。 事实上,威利斯最先注意到的是丹尼斯对于赚钱的态度,毕竟在这样一 个世界上,社会等级和荣誉往往成了人们进人某个行业的壁垒。当时想 到这里,威利斯不假思索地跳上了自己的吉普车,径直开往位于芝加哥 环线费希尔大楼上的美中交易所。当他第一次到达那个神奇的地方时, 即将成为其偶像的丹尼斯一下跃人了他的视线:“理査德就站在交易大厅 里。我在《芝加哥论坛报》上见过他的照片。”

       随后,威利斯就开始在自己的席位上进行交易,然而,尽管他和丹 尼斯当时都是整个交易大厅中最年轻的交易员,但他们并没有马上认识。 几乎其他所有交易者的年龄都处于65岁到80岁之间,他们必须要在交易 大厅里摆好自己的椅子和痰盂。想想看,在这一群只能坐在椅子上进行 交易的老人中,年纪轻轻的丹尼斯肯定是一道特别的景观。

在当时,与芝加哥交易所仅有几个街区之遥的美中期货交易所只能 算是一个小角色。它的规模不大,占地面积可能仅有140平方米。虽然威 利斯那时并不知道他应当如何在美中交易所迈出自己的第       一步(最终他 成功塑造了一个长达30多年的职业交易员生涯),但他十分确定丹尼斯 的眼中一定是一幅更为广阔的未来景象。

就在那个时候,从芝加哥交易所出来,开着豪华轿车经过美中交易

①尤金•麦卡锡曾经以反战名义参加了 1968年的美国总统竞选活动,在此之前,他一直 都是一位默畎无闻的大学教授。——译者注


 

       所门前的大人物们吸引了丹尼斯的目光。最终,丹尼斯还是找到了威利 斯,这很可能是因为威利斯的表现还不至于那么差,而且他们的年龄也 比较相仿。

       丹尼斯告诉威利斯说:“如果你买进了小麦,而且它的价格走势也较 强,但是大豆的价格太低,小麦的价格比大豆髙5美分,那你何不卖空 大豆,而不是卖出你买进的小麦呢?”这个理论非常复杂。事实上,买 “强”卖“弱”至今仍然令很多投资者迷惑不解。这似乎与低买高卖的直 觉观点相违背。

      早在那个时候,丹尼斯就已经与其他交易者分享自己的知识了。可 见,他天生就是一位好老师。丹尼斯会在他自己的或者威利斯的公寓里 向交易所里的年轻会员们传道授业。为此,威利斯每次都要买上一大堆 的炸鸡和薯条。在他那间只有一个卧室的狭小公寓里,大约有五六十名 学生挤在一起,聆听丹尼斯讲授交易经验。

      从实践方面来看,丹尼斯的这种做法的确是有必要的。美中期货交 易所会向各种背景的交易者出售会员资格,很多新加人的交易者甚至根 本不具备任何交易经验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丹尼斯和威利斯其实是在 创造“流动性”。为了让市场对美中交易所的发展能力抱有信心,它必须 要吸引到大量的买者和卖者。因此,丹尼斯和威利斯自愿发起的这种教 育活动不仅提高了交易员的专业能力,而且还促进了美中交易所的发展。 当受教的交易员开始赚钱的时候,交易所的发展也会更加繁荣。这一切 都要归功于丹尼斯。

        克雷格•拉克罗斯(Craig Lacrosse)、加里•拉克罗斯(Gary La- Crosse)、 艾拉 •海曼 (Ira Shyman)、 约翰 •格雷斯 (John Grace)、 韦 恩•艾略特(Wayne Elliott)、罗伯特•陶利安(Robert Tallian)和大卫• 维尔(David Ware)都是师从丹尼斯的芝加哥交易员。虽然他们算不上家 喻户晓的大人物,但是他们之所以能够取得骄人的成绩,一个不可忽视 的原因就是丹尼斯的慷慨无私,年轻的他从来没有后悔与其他人一起分 享交易技巧。

在所谓的“公寓培训”结束之后,每个人都会各自回家,等到第二 天再在交易大厅里会面。在白天的交易时段中,参加“培训”的交易员 们都会不断地向丹尼斯提出问题:“这就是你昨天晚上在培训中告诉我们 的吗?”而丹尼斯则点头回应。就这样,丹尼斯无私地奉献出了自己的 知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